当前位置 : 首页 >> 学生天地

    【中外书架】和星星说话的人

    来源: 外语学院      作者:  朱文韬      上传时间:  2019-05-07      浏览次数:  

      【编者按】为更好建设学生“第二课堂”,展现我校大学生丰富多彩的校园生活,书写当代青年学子奉献农业、胸怀天下的情怀,党委宣传部对新闻网“学生天地”板块进行整改,拟设情感驿站、时事茶座、校园展厅、文艺花园、别样征途、中外书架、叽喳寝室、扶贫一线等栏目。敬请广大同学关注这片属于大学生自己的天地,并投稿。投稿邮箱:xndxxbjzt@163.com。(稿件请注明姓名学院专业班级联系方式等信息)

      

      如果被问起最喜欢的作家时,我还能多多少少回忆一下年少时代懵懂的甜蜜,从而说出明晓溪的名字。但当被问及最喜欢的一本书的时候,苏菲的那只兔子便会像在魔术礼帽里面待得倦了一样,拼命地想要钻出来跟我说上两句话。

      三百年前,伟大的思想家伊曼努尔·康德先生曾仰望星空。他在遥远的繁星中,看到了闪耀在过去的影子,看到了流淌于俊美人类历史这卷画轴中永恒不变的新墨——他把那个至高的存在称为心中的道德,而现代的我们叫他为“哲思”。

      群星闪耀的同时,时光静静流淌。三百年后的一天,极远的北欧,寒冷的冬夜没有停下作家求索的笔触。乔斯坦·贾德捋着他厚实的胡子,脑海中却想象着一位远在军队,仍然热爱着女儿的军官。他就像创造他的人一样,心里有无数的话想对心爱的女儿说,但却不知道从何说起。他想将世界上最美的故事讲给女儿听,于是他提起笔,找到了一张洁白如新的草纸,一个美丽的女孩——拥有智慧名字‘苏菲’的女孩便跃然而出,承载着父亲的爱和整个人类历史智慧的结晶,来到了军官女儿的身边,陪同她一起在父亲远去的日子里仰望星空。

      调皮的乔斯坦将这样的写作手法叫做“浪漫主义的反讽”。他努力的描绘了两对在努力冲破‘命运牢笼’的人。苏菲和他的哲学老师;军官和她的女儿,他们都或多或少的意识到了自己似乎生活在字里行间,他们的宇宙会被像剧本一样书写。他们努力抵抗,想要通过自己的智慧和自己所拥有的那位主宰者所抗衡。在虚构的世界里,艾伯特和苏菲算是成功了,她们见到了那位心中好似神一样的存在,但是军官和她的女儿就没有那么幸运了。但是,每当我的手抚摸过那一张张粗糙的纸面,黑色的字体映入我的眼帘的时候,我总能感觉到一种真实的存在感,就好似军官的女儿就在我的身边一样,她巧笑的看着我,看我沉醉在她的世界里,为她所拥有的世界所自豪。

      我喜欢乔斯坦的原因之一,是因为他总归还是温柔的。在故事的结局,至少在苏菲和军官的女儿看来,她们都成功的主宰了自己的命运。尽管我们无从对这种旁观者眼中的悲剧横加指责,经历这些事情的人总是幸福的,每次我读到文章的最后,也或多或少能从中得到一些安慰。

      究其本质来说,苏菲的世界是一本包着小说的皮的哲学科普书。行文之间的描述,通过信件或者说拟似函授的方式,生动地从泰勒斯一口气说到后康德哲学,将人类历史上最为璀璨的文化结晶容纳到了小小数十万言中。在故事的开始,苏菲见到了那个被描述为一个大蛋的宇宙,她首次想到了宇宙中心的问题。那是一些好似没有什么意义的问题:我是谁?我从哪里来?我去往何方?这些问题并不会带来生产力的进步,实际上也不会为改善个人的物质生活带来任何助力。但苏菲看到的是柏拉图眼中的太阳,它那般闪耀,以至于如同钻石一样立刻吸引了少女的目光。

      苏菲的名字,在西语中寓意智慧。古希腊的先哲们曾将哲学称为“爱智慧”。尽管那时候的哲学还是一种杂糅地,朴素地哲学观,与现在意义上较为抽象的哲学概念大相径庭,不过哲思这一灿烂文化的滥觞之处却是光明的——哲学的内涵从一开始便被旗帜鲜明的提出来了:热爱智慧,反对盲从,提倡怀疑,仰望星空。

      在现在的社会里,我们或许过多的神化了哲学,认为哲学是学者的事情,或者说是少数研究人员的事情。尽管在社会分工细化的当下,集中智慧和力量于有志向,有能力的人手中或许不失为一种经济的手段,但哲学总是不同的。每一个哲学实质上都相信每一个个体所拥有的才智,不论他们相信这种启迪是来自某种超灵魂的恩赐,还是意识本身对于现实世界的冥想反思,每一种哲学——都如同星空一样:他总是在每个夜晚毫不爽约的来到你的头顶,他的光芒总是超越时空的束缚永恒存在,或多或少,他的光芒会照耀你在夜空行走的路。而且,它就在那里,只要你停下来,关掉手机或是指引你盲目前行的路灯,仰望星空——就像我们古时祖先所做的那样,那么它便会对你微笑。

      所以康德仰望星空,将他与心中至高的道德相比拟。那些终极问题的答案,对我们来说或许是有些遥不可及的,但他的光辉却总会照耀我们每一个人。就像每个人心中都有可爱真实的道德一样,哲思也不过就在那里,等你伸出手。

      所以在故事的最后,苏菲努力的奔跑着,奔跑着。乔斯坦用一整本书的篇幅探讨的一个问题便是:是否真的有一个作家正在书写着我们的世界?或许我们更喜欢将这个作家称作“命运”。然后,这个大胡子最终还是妥协了。尽管他很想倨傲的行使他作为一个作家的特权和自尊,但是最终还是放弃了。他让苏菲成为了一个与星星说话的人,一个爱思辨,一个敢于思辨,一个热诚于真理的少女。

      我想也不过如此吧。就算真的有“命运”这种作家存在,我也好想和他说几句话。如果可以的话,我想抢过他的笔,在我自己的夜空上多点亮几颗璀璨而明亮的星棋。

      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:外语学院英语162 朱文韬
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编辑:张娅菲 方莫扉

      

      



    责任编辑:靳军